Add a bookmarkAdd and edit notesShare this commentary

加拉太书2:1-5 解释

保罗前往耶路撒冷与那里的使徒讨论福音。他们一致同意外邦人不必为得救受割礼,反对一些人所争论的信徒必须遵循律法。律法囚禁我们,但耶稣却释放我们。

在事工和植堂十四年后,保罗回到耶路撒冷,陪同他的是自己的传教士同工和教会建立者巴拿巴,以及外邦信徒提多。保罗只短暂认识耶路撒冷的长老,之前曾拜访过一次。在大马士革路上的谈话后,保罗开始在耶路撒冷布道数年,但很明显不久后保罗的性命再次处于危险中,因此他被信徒差派国外前往大数(使徒行传9:29-30)。在1章中,保罗提到了在耶路撒冷这段短暂的时光,在那里他遇到了彼得和雅各,离开前在他们中间只待了十五天(1:18-19)。

在保罗返回耶路撒冷前十四年过去了,他要背地里对那有名望之人说话,其中包括雅各、彼得和约翰(9节)。在与他们交谈中,保罗对他们陈述他的福音,向这些人解释过去十四年来他一直在向外邦人所传的。这件事情的一部分好像在使徒行传15章为我们叙述了。一些犹太权威带着与之竞争的福音已经从耶路撒冷来到安提阿,说外邦人为了得救有必要受割礼(并且遵守摩西律法)。保罗不同意,并旅行到耶路撒冷,向耶路撒冷教会的使徒和长老呼吁。

保罗似乎希望与耶路撒冷的权威保持一致,或者发现他们是否持不同意见。无论哪种方式,保罗都需要知道他正面临的是什么。保罗已经多次经历了败坏福音的人,并因这些人所鼓吹的假福音再次被促使前往耶路撒冷。

使徒行传15章提供了保罗在这封书信里所引用的背景,以及在耶路撒冷辩论的细节。在安提阿时,保罗与告诉外邦信徒要受割礼的犹太教师争执。作为回应,"保罗、巴拿巴与他们大大地纷争辩论;众门徒就定规,叫保罗、巴拿巴和本会中几个人,为所辩论的,上耶路撒冷去见使徒和长老"(使徒行传15:2)。

保罗所提及的带提多同去耶路撒冷是很重要的。是希腊人的提多(意思是他是外邦信徒)也没有受割礼。并且重要的是,在他们去往耶路撒冷拜访期间,提多也没有勉强受割礼。提多的信心在耶稣里,他的义是在十字架中找到的,不是在同化到犹太教的宗教习俗中。

在耶路撒冷的时候,在与长老和使徒商议真福音期间,有一派已经信了的法利赛教门的人,起来说:"必须给外邦人行割礼,吩咐他们遵守摩西的律法"(使徒行传15:5)。这些法利赛人可能与这段经文中的假弟兄是一样的人,这些假弟兄私下宣告割礼和遵循律法是救恩的一部分。在使徒行传中路加写到,这些法利赛人确实信耶稣,但他们在给福音添加东西。在加拉太书这里,假弟兄不一定指假装是耶稣信徒的人,更确切地说,是指他们的教导和行为是欺骗性的和错误的,他们在自己的教导上是错误的。

这些与之竞争的犹太"权威"固执地认为所有信基督的也都需要受割礼并且顺服旧约律法。保罗向加拉太读者解释,与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自由形成对比的是,这信息要叫我们作奴仆

我们不能通过遵守律法或采用犹太传统,如割礼,而在神面前找到义;我们也无法在日常生活中通过遵行宗教规条来找到胜过罪的力量。试图借着遵行宗教规条来更新肉体,只会使我们重返罪性的奴役。

信徒有耶稣里的自由,因为耶稣藉着我们信他释放我们。他在神面前为我们称义,这是给所有信他的人无条件的恩赐。当我们相信他时,我们在属灵上就重生了,藉着他我们被赐予了复活的本性。经历了这个新生后,我们就有力量战胜日常生活中的罪,但只有藉着我们在复活本性的大能里凭信心行事。

因此,保罗告诉加拉太人,为回应与之竞争的法利赛人的教导,他和提多完全拒绝了它:我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。为了外邦信徒,保罗和同伴都致力于福音真理。勉强外邦信徒受割礼并强迫他们遵守律法,是不正确的和奴役的,这明确表示保罗前往耶路撒冷不是去揭示真相,而是去发现已有的权威是否在跟随福音——或是已经被败坏了。保罗奉启示前往耶路撒冷,神在呼召保罗捍卫福音。

Select Language
AaSelect font sizeDark ModeSet to dark mode
本网站使用 cookie 来增强您的浏览体验并提供个性化内容。继续使用本网站,即表示您同意我们使用隐私政策中所述的 cookie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