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d a bookmarkAdd and edit notesShare this commentary

路得记4:1-6 解释

波阿斯将救赎权交给拿俄米的至近亲属,他比波阿斯更有行驶亲属救赎者的权利。

正如拿俄米所预测的,波阿斯是个行动派,他立即寻求方案来解决问题。波阿斯到了城门,坐在那里。在古代,城门有点像现代城镇里有法院的城市广场,那是人们会面、统治者审判和法定交易进行的地方,那也是你可以找得到人的地方。果然,波阿斯所说的那至近亲属经过。作为一个很小的村庄,我们能够想象,波阿斯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那至近亲属。有趣的是,我们没有被告知至近亲属的名字。

波阿斯邀请他的亲属谈话。亲属同意了,他就来坐下。波阿斯召集了一些见证人。他又从本城的长老中拣选了十人,对他们说:"请你们坐在这里。"他们就都坐下

波阿斯在准备遵照当时的习俗来完成一项交易。波阿斯对那至近的亲属说,"从摩押地回来的拿俄米,现在要卖我们族兄以利米勒的那块地。"波阿斯称以利米勒为"我们族兄",表明他们的关系确实亲近。然后波阿斯指出,至近亲属有权赎回拿俄米丈夫的那块地。那块地很可能已经被拿俄米家卖了,但他们仍然没有足够的方式赖以生存,因此迁去摩押。按照旧约律法,土地可以出售或抵押,但必须有赎回权,所以卖家总是有机会赎回所卖土地,从而获得经济生存的手段。

不知名的亲属最初似乎认为这是个难得的机会,去购买没有赎回权的土地,因为他被视为赎回方。波阿斯说,"你可以在这里的人面前和我本国的长老面前说明,你若肯赎就赎,若不肯赎就告诉我。"

波阿斯明确表示,如果至近亲属不愿赎回那块地,那他就是下一位,并打算为自己赎买那块地。不知名的亲属快速回答,说他愿意买这块地。此时波阿斯透露,这次赎买有一个条件。波阿斯说,"你从拿俄米手中买这地的时候,也当娶死人的妻摩押女子路得,使死人在产业上存留他的名。"波阿斯在确保不知名的至近亲属明白,至近亲属的赎买不会使他自己家庭的投资组合受益,而会使路得和拿俄米受益。这项要求是要实现救赎律法的目的,即让受影响的家庭延续下去。

与她玛的故事类似,"这样我就不能赎了,恐怕于我的产业有碍。你可以赎我所当赎的,我不能赎了。"

至近亲属急切地想为自己的家庭获得土地,却不愿意使用自己的资源来保障他的族兄以利米勒的产业。路得的后代不会给有优先赎回权的不知名亲属带来经济上的益处。路得从该亲属所生的头生子会被视为以利米勒的后嗣(他的儿子都死了),会被授权获得已故兄弟的产业份额,否则这个产业会使不知名的亲属受益。该亲属不愿为路得提供后嗣,因为那会妨碍他自己的财富。当他说救赎路得"于我的产业有碍"时,他就已经说明了这点。

因此,这个权利现在就传给了波阿斯。波阿斯将成就此次救赎。波阿斯不惜自己的代价娶路得为妻,为的是给他的族兄以利米勒养育后嗣。他在为别人的利益做牺牲,救赎路得,使她不再作寡妇。剩下的就是完成法律上的交接。这为我们提供了一窥当时房地产习俗的精彩画面。

Select Language
AaSelect font sizeDark ModeSet to dark mode
本网站使用 cookie 来增强您的浏览体验并提供个性化内容。继续使用本网站,即表示您同意我们使用隐私政策中所述的 cookie。